神秘举报电话打进本报编辑部  一道伤疤牵出别墅中的黑手术室

警媒联手打掉跨省地下贩肾团伙

非法换肾手术开始之前  警方及时收网“刀下留人”

\
图为:民警冲入别墅将贩肾团伙一举打掉

  楚天都市报讯(记者姬栋 佘影)“受体”、“供体”、“医生”依次悄然进入,武汉市郊一栋乡村别墅内,一台非法换肾手术已经就绪,即将动刀!刹那间,数十名便衣民警从四面八方涌出,将别墅团团包围……这是8月17日上午,发生在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的惊人一幕。

  至此,湖北省公安厅、武汉市公安局以及本报经过17天紧密配合,警方侦查员、本报记者顺线追踪,昼夜蹲守监控,最终以完胜的战绩,成功打掉了一个活跃在武汉地区的跨省组织贩卖人体器官的团伙。

  7月31日,本报热线接到举报称:“武汉有一个地下贩卖人体器官团伙,摘肾、移植手术均在市郊一别墅内进行!我就是其中一台手术的‘供体’。”

  这一信息迅速引起本报编辑部高度重视,立即安排记者调查核实。记者陪同举报人到武汉市一家三甲医院进行CT检查证实:举报人李伟(化名)左肾缺失,通过疤痕辨认极有可能进行过非法肾脏摘除手术。

  非法进行器官移植的“地下手术室”究竟藏身何处呢?7月31日夜间,8月2日白天,本报记者两度走访,最终锁定:位于江夏区栗庙新村“1××9”号房屋有重大嫌疑!

  8月2日下午,本报编辑部再度会商,并紧急组织材料,将此情况通报湖北省公安厅。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余平辉总队长高度重视,迅速将案情通报武汉市公安局。

  武汉市委常委、公安局局长赵飞立即专门听取案情汇报,要求迅速侦破此案。武汉市公安局副局长熊波、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局长方勇、副局长张波安排调度警力,抽调精干力量,组建专案组,全面展开侦查并初步确认:8月17日前后,在目标别墅内,可能进行3台非法手术!

  8月7日,记者在目标别墅周边租下一间民房,24小时密切关注团伙成员动态,摸清活动规律,前后历时10天。

  除恶务尽,8月17日清晨,一台非法移植手术的供体、受体、医护人员抵达别墅之后,手术开始之前,这一短暂的时间段,是将该团伙一网打尽的“黄金时间”,这样实施抓捕既能人赃并获,又能及时制止非法手术,不产生新的伤害。

  警方介绍,由于调查细致,8月17日上午8时许展开的现场抓捕行动非常成功,前后仅一小时左右,不费一枪一弹,10余团伙成员被一网打尽。

  据悉,这是湖北省、武汉市警方首次打掉此类有组织贩卖人体器官的跨省犯罪团伙。目前,此案正在进一步深挖之中。省公安厅将向公安部汇报此案侦办情况。

\

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:庭审现场视频截图

\

图为:贩肾团伙头目邓某

\

图为:庭审现场

□本报2014年5月15日报道 记者叶文波 刘毅 袁黎

13日,江夏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团伙出卖人体器官案。这一团伙正是本报记者去年历时半个月调查、蹲守,配合警方打掉的跨省犯罪团伙。

据检方指控,这一12人团伙先后6次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,非法获利近百万元。庭审中11人当庭认罪,该案将择期宣判。

去年7月底,本报接到读者报料称,在武汉江夏区一栋乡郊别墅中隐藏着一个贩肾团伙,已进行多台非法肾脏移植手术。本报记者蹲点暗访,弄清了贩肾团伙的组织结构,找到了黑手术室的地点,并在附近设置观察哨,24小时盯梢监控,最终协助警方打掉该团伙。本报重磅推出这一系列报道后,引起广泛关注,被赞誉为体现媒体责任与担当的力作。

我省首审出卖人体器官案

记者昨悉,5月13日上午,江夏区法院公开庭审邓某等12名被告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,这是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将组织出卖人体器官行为入刑后,我省审理的首例此类案件。

公诉机关指控,2012年底,被告人邓某(即本报报道中的团伙头目“徐哥”)、陈某等,合谋通过给他人进行肾脏移植的方式出卖人体器官,被告人邓某负责购买手术器械、药品,并租赁江夏藏龙岛开发区栗庙新村一处私房作为手术室。

公诉机关指出,12人中,被告人陈某担任主刀医师实施肾脏移植手术;彭某担任麻醉师;姚某担任手术助手;鲁某、耿某担任手术护士,负责手术准备和辅助工作;被告人张某、黄某、欧某通过互联网,介绍联络肾脏出卖者和肾脏植入者进行手术;被告人朱某租用车辆接送人员;被告人边某、潘某对手术后的肾脏出卖者进行看护。

公诉机关认为,12名被告人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,情节严重,其行为均触犯了《刑法》相关规定,应当以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追究刑事责任。

6次手术非法获利近百万

公诉机关指控,被告人邓某、陈某为器官买卖的主要组织人、器官手术实施人。从2012年底至2013年8月,该团伙先后组织实施6次肾脏移植手术,每次收取17万元至36万元不等的费用,其中支付给肾脏出卖者3万余元,其余费用由各名团伙成员分得。通过已成功的几次交易,共从中牟利98万余元。

公诉人在庭上详细介绍了其中一次违法贩肾交易过程:2012年底,今年35岁的邓某通过互联网中介与被告人边某商议,由边某作为“供体”,将自己的一枚肾脏通过手术予以出卖,由邓某组织其他人上网寻找肾脏植入者;当年,在邓某租房搭建的手术室内完成移植手术,边某的右侧肾脏以17万元的价格移植给他人,主要中介人邓某得到了报酬3.4万元。

庭审现场,“徐哥”邓某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。当被问到“你在手术中的作用,是否跟起诉书所指控的是一致的”时,邓某抬起头,双眼直视前方,只说了两个字“是的”。

庭审从上午9时开始持续了4个多小时,邓某等11名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,被告人鲁某及其辩护人则作了无罪辩护。因案件复杂,合议庭宣布案件将依法择期宣判。

报料人心里终于轻松了

昨日,当记者获悉犯罪团伙受审的消息时,第一时间告知了该案报料人李伟(化名)。听闻消息后,他长叹一声说:“心里终于轻松了。”

“希望不会再有人重蹈我的覆辙。”李伟称,现在很后悔当初为了摆脱债务,而一时冲动卖掉了自己的肾。“现在逛街都累”,他表示,卖肾之后,他明显感到身体不如以前,体力明显下降。但他的生活已经回归正轨,还交到了一个女朋友。

 

 神秘举报:年轻供体回收血泪卖肾之路

 追踪真相:本报记者两度暗访锁定别墅 

 潜伏蹲守:60米开外记者紧盯10个昼夜

 一网打尽:手术之前警方收网瓮中捉鳖

 新闻幕后:非常爆料对媒体人也是考验